触类旁通,深入领会----《米洛斯的维纳斯》教学尝试

2019-08-20 15:10

摘自:《中国教师报》

在艺术创造中,艺术家往往通过 “空白”和“不完满”的形态给欣赏者以无限广阔的想象空间。清代书法家包世臣在《安吴记书.述书》上引邓石如的话说:“字面疏处可以走马,密处不使透风,常计白以当黑,奇趣乃出。”其实,绘画、诗歌乃至小说、电影都是力求虚中见实,寓实于虚,使欣赏者得到更多的艺术享受,其中的美学原理都是相通的。

学习了日本作家清冈卓行的《米洛斯的维纳斯》这篇阐述艺术感悟的独具新锐的美文后,学生普遍觉得意犹未尽,还想再进一步依据单元要求 “研究探讨,深入领会”。我感到这是一种很好的教学氛围,便及时调整了教学计划,临时增加了一个课时。学生已经从课文中领悟了维纳斯雕象那两条断臂留下的无穷遐想,于是,我把同学们的目光引向了雕塑之外的更广阔的艺术天地,提供了以下各种艺术作品的“空白”,让他们借想象来创造,来填补。

一、投影《寒江独钓图》,填补景物描写的 “空白”。

在中国画中,画家为了在有限的形象之外寄托不尽的意趣,往往在画面上留出大片空白,启发欣赏者自已去想象和补充,得到超出画面的艺术韵味,被西方学者称作 “未完成的杰作”。而中国古代画家把这种运用空白的艺术手法称之为“计白当黑”,因为它巨大的艺术魅力正在于它的“空白”之处,故中国古典画论中有“无画处皆成妙境”之说。

《寒江独钓图》以大胆的艺术概括,把与作品所创造的意境无关的可有可无的景物一律删除,只画了一叶扁舟漂浮在水面上,一个渔翁自在地在船上垂钓。除了寥寥几笔画出几道水波外,画面上出现了大片的空白。表面看这些空白都是虚的,而实际上并非空白,而是虚中有实。这 “实”就是这大片的空白既代表一片汪泽,也代表无边天空。正是这种水天一色、无边无际、空旷渺漠的境界,更突出了江面的辽阔和寒意萧索的气氛,也收到了“状难言之景列于目前,含不尽之意溢出画面”的艺术效果。学生联系柳宗元《江雪》诗描绘的意境,便十分直观地领悟了此画所表现的“虚实相生”的美学观念。

二、阅读《项链》结尾,填补故事情节的 “空白”。

《项链》是莫泊桑短篇小说的一篇脍炙人口的代表作,这篇小说按故事的自然进程叙写,以项链为线索展开情节,写玛蒂尔德为了参加舞会,借了一挂钻石项链,不慎丢失,为了赔偿损失,玛蒂尔德和她的丈夫艰苦奋斗了十年,终于还清了债务,此时,才知道丢失了的项链竟是假的。小说写到这里,戛然而止。这样的结尾简直太出人意外了,这就是一个明显的情节 “空白”。通过让学生设想故事结局,学生理解了小说别具的匠心----这样的“空白”给读者提供了想象和思考的空间,刻画深刻,耐人寻味。

三、放映电影《城南旧事》中的一段 “空镜头”,填补思想感情的“空白”。

电影中的空镜头就是画面上没有人物,只有景物的镜头,它在提供银幕视觉形象信息上与有人物的实镜相互补充,成为导演叙述故事、抒发感情、创造意境、体现虚实相生的美学观念的重要手段。

《城南旧事》中疯女人带着小妞子出走之后,银幕上出现了一个近一分钟的空镜头。画面上是一座空寂的四合院落,没有人声,没有灯光,只有绵绵的阴雨下个不停,一种凄婉苍凉的情绪隐隐传递出来,这情景不禁令人联想到李清照《声声慢》词中的意境: “梧桐更兼细雨,到黄昏,点点滴滴,这次第,怎一个愁字了得。”试想一对弱女孤儿,盲目出走已是够凄惨的了,更何况在风雨之夜,那迷惘与淅淅沥沥的雨,自然而然地交织起来,这情与景的融合渲染出一种令人窒息的气氛。在联想、品味的过程中,学生自然地懂得了空境头的艺术表现力,同时,也获得了欣赏电影的一种方法与能力。

四、朗诵《陌上桑》片段,填补外貌描写的 “空白”。

“行者见罗敷,下担捋髭须;少年见罗敷,脱帽著悄头;耕者忘其犁,锄者忘其锄;来归相怨怒,但坐观罗敷。”

八句诗运用侧面描写手法,极力突现秦罗敷的美貌。诗人没有用一个字正面描绘,而是通过叙写行者、少年、耕者、锄者纷纷为罗敷的美所吸引,所倾倒,以至停步不前,失去常态,忘了劳动乃至相互怨怒,极为有力地渲染了罗敷出众的美,真是 “不着一字,尽得风流”。学生试着用正面写实的手法描写罗敷的美貌,搜尽了中国古典小说中描写美女的各类词汇,但总感到相形见绌。联想到描写“四大美女”常用的“闭花羞月之容,沉鱼落雁之貌”的字句,用的也是虚写的手法,大家不禁深深地为这种艺术所达到的魅力折服。